备受大众青睐 度普AFC充电桩正式发布

  [ 行业] 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电动化攻势开打前,大众充电网布局,已在悄悄展开。

  10月10日,大众零部件集团,携手中国企业度普新能源,联合发布新产品“灵活储能快充桩AFC”。大众将利用这种充电桩,打造一个“移动储能充电网络”。

  充能问题是电动车普及最大瓶颈,也是电动车用户主要痛点。AFC,能否成为大众解决这一问题的杀手锏?

◆ What’s AFC?

  AFC本质上是一个“充电宝”,而不是一个固定的充电桩。

  和传统充电桩相比,AFC可以移动,因而足够“灵活”。当然,更主要的好处是省去了建桩成本,对场地要求低,可以应用于更多场景。虽然这一代AFC移动还需要叉车帮忙,但在度普规划中,未来AFC将具备自动驾驶功能,可以在停车场内自由移动,主动为电动车充电。

『2019年,双方合作研发的充电桩已在德国试运营』

  试想这样一些情况:你买了一辆电动车,但小区没有安装充电桩的条件;去饭店吃饭,附近没有充电站。AFC可以“自由”进入这些地方,只要运营商或者小区物业准备两台,就能满足车主需求。

  也就是说,AFC不需要专用停车场,也不用划出专门空间,能停车的地方就能用,因此能密集地布置在各种靠近用户的地方。此外,AFC对电网友好,家用电网无需改造就能直接使用。通过20-40W输入,每天可供应电能400-800度,每天能满足近30台车充电需求。

  用户“充电焦虑”,主要来源于充电桩不够多,离消费者不够近。从这一点看,AFC有较高实际应用价值。特别是在大城市,适合建充电桩的地点正越来越少,而这些城市电动车保有量高,AFC能有效缓解充电桩紧张情况。

  充电难的另一面,是充电不够快。AFC采用快充模块,双枪功率达100kW,单枪最大功率150kW,电压平台范围200V-920V,适配当前各类电动车需求。150kW功率可以满足主流电动车快充需求。

『度普车规级灵活储能快充桩AFC』

  AFC建设成本低、安装难度小、充电速度快,比传统充电桩更有优势,为什么此前我们很少在市面上看到?

  首先是研发难度不小。把电池装进充电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特别是在人员密集区域,安全性是头等大事。本次大众和度普联合发布的AFC,从2017年开始已经过3年研发,完全达到车规级标准。普通充电桩很难满足这样严苛的要求。

  有这样几项参数可以参考:度普AFC电磁辐射达到民用EMC等级,整机使用寿命达到10年,噪音等级55db(分贝),整体故障率小于500ppm(百万分之一),防护等级IP67,同时满足CQC质量及型式认证(中国质量认证)、欧盟CE认证、澳洲认证。

  相比之下,普通充电桩的可靠性要差很多。电动车主最糟心的,莫过于好不容易到了充电桩,结果一大半桩是坏的,这样的案例在生活中并不少见。AFC的技术难度,导致有生产能力的企业并不多。

  另一点是价格。本次发布的度普AFC产品分为2款,AFC-100风冷型,AFC-200液冷型,二者容量和功率不同,其中AFC-200搭载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液冷功率模块,以保证电池安全性。两款产品价格分别为26.9万元和45.9万元。

  一台充电桩价格接近一辆宝马5系,AFC主要用户显然不是普通车主。因此在充电桩市场,普通用户很少知道这款产品。

◆ 度普的角色

  那么度普AFC要卖给谁,大众又为什么要找度普,联合研发这样一款产品?

  度普新能源董事长康永认为,作为新基建一部分,充电桩不是消费品,而是生产资料。目前充电桩运营商很难赚钱,和传统充电桩相比,AFC在赚钱方面更有优势。运营商会更青睐这种新型产品。

『度普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康永』

  这源于三点。首先AFC建设成本低,使用寿命长。普通充电桩使用寿命通常只有5年,加上土地、施工等固定成本,总费用并不比AFC低。

  二是AFC更容易布置到人流密集区域,能够获得更高收益。从数据来看,新基建提出后,中国充电桩数量确实在快速增长。截至2020年8月,中国私人充电桩数量已达到79万台;但与此同时,公共充电桩增速却在下降,目前已降至20%以下。

  这意味着适合建设公共充电桩的场地正在变少。特别是人流密集的商圈、住宅区,新建充电站并不划算。AFC能够以低成本进入,帮助运营商获得更高收益。

  三是AFC自带储电功能,可以实现“削峰填谷”,对电网有调节作用。运营商能利用电价峰谷差赚取差价。据度普测算,一台AFC每天充能200瓦,就能保证收益为正;电价峰谷差一天能达到120元。一台AFC从投入使用到退役,总收益能达到300万元。

  当然,车主用AFC充电,价格也可能更便宜。在上海AFC试运营点,电价峰谷差是每度6毛钱,因此可以留出一部分利润给用户。从试运营情况看,运营点周边传统充电桩服务费每度8毛钱,AFC只收7毛。虽然最终充电价格由当地电价、位置等综合因素决定,但AFC有更高的控制成本潜力。

『实际生活中很多充电站位置偏僻,使用起来并不方便』

  这好比商场里随处可见的自动娃娃机、自动贩卖机,AFC也是一台“没有感情的赚钱机器”。而且度普为AFC设计了显示屏,可以用来投放广告;和传统充电桩相比,AFC能为运营商带来更高收益。

  由于能赚钱,私人车主购买AFC,其实也不亏。新产品发布会上,度普还推出了“目的地共享快充”项目,同一住宅小区或工作园区有4位电动车主,就能申请成为充电桩“桩主”。满足自己充电需求的同时,也能赚取一定收益。

  总的来说,AFC比传统充电桩具有更高商业价值。而对大众而言,AFC在其电动化战略中还有更重要意义。

  电动车消费者需要的,不是续航最长的产品,而是充电最方便的产品。特斯拉超充系统、蔚来换电系统,都是为了向车主提供快捷高效的充电体验。大众也认识到充电服务的重要性,解决方案,就是通过AFC,搭建一个“移动储能充电网络”。

『特斯拉超级充电站』

  考虑到中国充电桩产业的世界领先地位,大众在中国寻找自己的合作伙伴。2020年4月,大众零部件集团和度普新能源正式签约,按50:50成立埃诺威(苏州)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。埃诺威也是AFC的生产基地。据度普方面透露,目前AFC总订单量已达到7000台。

  除了提升用户充电体验,AFC还将为大众打造电池生态闭环。5月28日,大众入主动力电池企业国轩高科,而AFC采用的正是国轩高科磷酸铁锂电池。此外,AFC电芯和大众MEB平台电池兼容。未来车载电池退役后,可以继续用于AFC,从而解决二手电池回收问题。

  如今,大众在华电动车攻势即将全面展开,AFC产品此时发布,很难认为这只是一个偶然。度普AFC灵活储能快充桩,势必成为大众电动化战略的一颗重要棋子。

◆ 市场前景如何

  2020年,充电桩被纳入“新基建”,全国各地充电桩建设如火如荼展开。

  但主机厂和充电桩企业都应当重视一点,用户要的不是一味增加充电桩数量;提升充电效率,才是用户最本质的需求。

  因此一些看起来费钱费力的方案,恰恰是当前最高效的方案。比如蔚来换电模式,曾经受到大量质疑,但事实证明,提升充电效率和使用体验后,用户愿意为此买单。

『蔚来换电站,目前已成为企业优势之一』

  AFC也同样如此。这是一款新型充电桩产品,更是一种新型充电解决方案。如果大众和度普能在使用体验、终端运营方面做深做实,无疑会拥有广阔市场前景。

  AFC确实不是一款面向车端用户的产品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的用户群体狭窄。作为充电基础设施一部分,车主不一定要自己花钱买,也能享受它的便利。

  对于现有充电网络,AFC的价值不是取代而是补充。目前,度普已经和国网浙江电动达成合作。康永表示:“AFC将成为现有直流充电桩的有效补充,形成多场景应用模式,快速解决充电难问题。”

  作为大众合作伙伴,度普还将继续和大众深度绑定,覆盖大众全系车型。有大众做“靠山”,AFC其实已经有了稳定的市场基盘。

◆ 结语

  电动车数量持续增长,但适合建充电桩的地方不会增长。考虑这一点,AFC的普及推广,对电动车发展有重要意义。而对于大众,AFC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电动化战略的成败。当然作为用户,我们更关心的是,AFC能否真的提升充电效率。年内AFC就将正式上市,届时不妨亲自体验。(文/ 蒋平平)

查看同类文章:企业/品牌事件电动车新闻行业视角
更多精彩内容:经销商增值服务报告

行业频道-大数据 全领域 新视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