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行业鼎盛,所有人都跟随着激流勇进,一旦进入枯水期,之前隐藏在水下的骗子、南郭先生们如论如何都瞒不住了。

在疫情的限制、隔离和影响中,2020年的上半年似乎过得太快了些,也正是这样一场狂风暴雨,将汽车行业中一些伪装的遮羞布无情地撕扯下来。

千股涨停,两市狂欢,久违的牛市又来了,但这依然无法改写上半年沉重的局面,行业到处充斥着降薪裁员、企业倒闭、造车新势力暴雷的信息,让原本就在阴云笼罩下的车市更添一丝凝重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是的,行业鼎盛,所有人都跟随着大势激流勇进,市场火热,盆满钵满,资本追捧,热闹非凡。显然无限风光不是常态,即便中国市场人口红利带来的商业利益依旧,但行业的震荡起伏、优胜劣汰总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上演。

一旦行业进入下行和枯水期,之前隐藏在水下的骗子、南郭先生们再也瞒不住了,一众弱势的传统车企不再拥有容易的市场,甚至错失SUV大势;而新势力们也在找钱-烧钱-缺钱的道路上越陷越深,最后殊途同归、同命相连,组成一对对失败者联盟,成为今年上半年汽车行业最真实的写照。

要骗就要骗到底

有人说这个世界坏人可能会越来越少,但骗子不会。在汽车圈,这样的案例和人物,不在少数。最近一段时间,因为造车新势力的暴雷,“骗子”养成记越来越多,王晓麟、黄希鸣、贾跃亭……几乎可以完美押韵的一群人,被行业、资本界乃至吃瓜群众口伐笔诛。

骗术的最高境界,可能是骗到最后连自己都信了,在汽车圈,特斯拉绝对可以称得上一位:一个几乎很难盈利的公司运行了十几年,最后股价暴涨成为车圈全球第一,瑕疵百出的产品依然被人趋之若鹜——不仅能“骗”投资人,还能“骗”过所有人,那此刻还是骗吗?

特斯拉有且只有一个,任凭王晓麟、贾跃亭、黄希鸣揣着造车梦再如何努力。就像天才与疯子的一步之遥,成不了特斯拉的,都将被舆论和现实打入冷宫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拿王晓麟来说,在被自己公司的法务实名举报,被挖出“政府出资了60多亿元只造出几辆老头乐”大料之后,他决定与资方彻底闹掰,将矛头直指举报人、政府,甚至放狠话称赛麟的完蛋,根源就在于举报人的诬告,在于国资股东南通嘉禾的夺权。政府方也毫不客气直接报案,毕竟数十亿的资产打了水漂,之后公安机关因王晓麟涉嫌犯罪依法开展侦查。

这本来就是一个很大的瓜了,但王晓麟时不时通过社交媒体隔着太平洋怒吼几句,更让这件事情扑朔迷离。“我现在回国毫无意义”、“我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,很疑惑自己为何成了被攻击的靶子”、“车做出来就是最好的证据”、“没有一分钱进入了我的口袋,我做这个不是奔着薪水,不赚路上的钱,而是奔着上市之后的股权。”……之后王晓麟回应,让这个圈内大瓜更是陷入拉锯战和博弈中。

这些回应基本上也符合王晓麟的个人性格,健谈、锋芒、在乎自己的名誉,但在更多人看来,他更像是一位“甩锅侠”,试想一下,江苏赛麟本来就是空手套白狼(虽然王晓麟说赛麟有技术,技术入股),出了问题还依然理直气壮地责怪一通,作为法学教授、律师的他到底是想不明白还是不愿意承认呢?或者可能一开始就犯了职业病——为自己的无罪辩护到底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哦,我们是不是忘了,有哪位骗子承认会自己是骗子呢?王晓麟是美籍华人,江苏赛麟已无回天之术,但气势不能输,远程的口水仗必须打起来,因为王晓麟明白回国不可能的,而这件事大概率也将不了了之。

就在大伙儿吃赛麟的瓜吃得好好的,那个快被遗忘、让梦想窒息的男人贾跃亭突然宣布要回归,称要人生重启,以创业的心态打工,用打工的方式创业,继续死磕FF。”一封长长的家书,道不尽的希望、欢喜、诚意和担当。言外之意就是,“我贾跃亭要回来了(啥时候回待定),我还要继续造车,我们的FF91准备得很充分,产品依然很NB,未来的事业一片大好。”

看到这里,我似乎已经知道了贾跃亭第二封家书的内容了,如图: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只是,信用早已被透支殆尽的贾布斯,还能寻找到新的投资吗?在国内还有哪个地方敢于正面接纳贾布斯这样一位负面缠身的“人才”,让项目落地于此?就算贾跃亭在国外把FF91造出来了,国内消费者真的会买单吗?要知道,在舆论和无数双眼睛的监督下,想要不“吃一堑,长一智”都难。

汽车圈里能将庞氏骗局运用到如此地步,且只要自己不承认就没人能证明他是个“骗子”的,除了王晓麟和贾跃亭,博郡汽车的黄希鸣也必须算一个。上个月,博骏汽车宣布停摆,可曾想这家在江苏、上海拿地,拥有美国技术背景,和一汽投资背景的新势力,竟然如此快速地倒下,甚至还没等来量产车的下线。

心有多大,舞台就有多大。但这句话的另一面是童话有多美好,现实就有多残酷。从赛麟、博郡这些造车新势力不难看出,他想用时间换空间,用所谓的技术、故事、趋势套取投资人的土地和资金,用烧钱的方式谋取用户,进行规模扩张。当占领好“领土”之后,再慢慢挣钱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可这个行业的发展进程远远不及想象那么快,更有甚者甚至都没想清楚未来何去何从,只知道先赶上新浪潮的这趟列车,后续一切走一步看一步。最后圈钱资本的速度,抵不过烧钱的速度,这也就决定着新造车势力的寿命。

浮华与激情的背后,是狼藉与不堪。

或许我们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,不是每一个失败者都是骗子,单从实力和能力上来看,能谋划上亿资金投入到造车运动中的,都是人才,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颠覆式的创新者。刚开始,他们可能怀揣着高尚的梦想,可能都没想骗人,但梦想也是需要支撑的,在现实面前他们可能不得不撒谎,撒了一个谎之后总需要一个更大的慌来遮住,如此循环。在创新这条道路上,又有无数位垫背者前赴后继,最后大多数的骗子都成了失败者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倒是如如皋这样的地方,在产业项目的诱惑之下,给地给钱,最后不了了之,没有办法之余还不得打掉牙往肚子里咽。以项目落地为“政治任务”,这样的地方太多了。

谁是骗子?这自然不用说,站在投资人的角度上来看,画饼讲故事获得投资,但最后拿了钱没办成事儿,甭找客观原因,这就是骗子。对用户和消费者来说,新势力们PPT一摆,吹嘘一波自家的产品多NB,吊足胃口最后不了了之,这就是骗子。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,汽车产业不是虚拟经济,更不是互联网经济,用理念就能撬动的,一切不拿产品说话的造车企业,都是骗子。

南郭先生现出原形

除了骗子聚集扎堆,南郭先生们也在车市的下行时刻逐步现出原形。知名的科技企业华为在管理上就特别重视这一点,之前华为老板任正非亲自签发电邮,称不能让南郭先生掌权,要构建优秀的员工(各级骨干+英雄+领袖)作战阵营和队形。

车市亦是如此,具备强大能力的人、有实力的企业,才有机会在市场中脱颖而出,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当下,无论是车企领导者还是销售领导者,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产品做好、卖好,把企业带向更好的发展阶段。但如拜腾的掌舵者戴雷,南郭先生最后对企业带来的是毁灭性的打击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用非常手段将英菲尼迪推向巅峰,最后甩掉一堆烂摊子,留下一个被糟蹋掉的品牌在风中瑟瑟发抖。在执掌拜腾时,烧光84亿造不出量产车,被央视点名,背后的原因也令人咋舌:每周只工作五天,而且在公司资金高度紧张的情况下,仍然花钱如流水,追求享受,2018 年,拜腾300余人规模的北美办公室仅零食采购费就用掉了700多万美元;2020年1月,拜腾中国区工资断缴的2个月前,戴雷仍乘坐头等舱参加美国CES展。

拜腾或许就是因为执掌者在管理上的漏洞和缺陷,让极具优势的拜腾汽车纸醉金迷最后败落,就连理想汽车CEO李想看到这样的消息都啧啧惊叹。分析人士认为,在造车的道路上,戴雷还是一种职业经理人的心态来操盘,显然是不能够成事儿的,至于最后的能力嘛,那可能是一种玄学了。

是的,职业经理人群体中更容易出现南郭先生。他们通常会先在某知名品牌进行镀金,跟随者品牌的势头、市场的势头一路上升。但是一旦遇到市场竞争激烈时,他的才能可能就没办法推动这家公司或销售继续向前了。要么背锅、要么跳槽,到另一家公司去,最后施展不开手脚,没办法做出成绩,最多归结的结论可能是现在市场不行、这个品牌不行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还有的职业经理人自己出来创业,搞新能源、新势力,最后没能做到如之前那般的风光,不了了之,或者如戴雷这样失败得一塌涂地。再比如说一些车企的领导人,德不配位、才不配位,在其位不谋其政,浑浑噩噩,不但企业没搞好,销量没搞上去,最后背负骂名。

是的,车圈最频繁的一个现象就是“旺季卖车,淡季整人”。在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,各企业极度需求人才来帮它们制定规划,完成目标,从而立于不败之地。然而,很多职业经理人在一个企业呆的时间仅为一两年,并不能为企业的发展带去实质性的改变。当然这与市场化的竞争有很大关系,但也反映出不少中国车企还是比较混乱、比较浮躁。

不少汽车品牌就意识到这个问题,开始通过多种方式为自己储备技术人才。比如自己培养,从自己的体系中挑选出卓越的人才担当重任,这样的人才对企业有情感,更比职业经理人有责任感。当然也有通过“跨界”的方式招揽人才,用不同的思维碰撞出新的火花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所以这就牵扯出一个新的话题,究竟是时势造英雄,还是英雄造时势?在汽车圈,被贴上“救火队长”身份的经理人不在少数,但每一位“救火队长”都能带领新执掌的品牌走出困境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虽说成事在人,谋事在天,但终归是要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才能更加衬托出北郭先生的实力。

南郭先生的除了人,在车市竞争进入高阶段后,车企之中的南郭先生也逐步显露出来。一如诸多凭借SUV起家的自主SUV,在车市下行阶段,逐渐感觉体力不支,纷纷进入到失败者阵营。

众泰巨亏百亿,海马被贴上ST标签,两年前还在如火如荼搞建设、大卖车,而如今4S店关张、员工供应商讨薪,月销万辆与几近停摆也就不过区区两年的时间,宛若隔世,失败者联盟的队伍越来越壮大。不少传统的汽车公司和品牌与一众没落的新势力一样,在愈加艰难的汽车市场中,前进的每一步,都必须付出更多的艰辛和努力。

骗子、南郭先生和失败者联盟

而现实的情况是,吃尽了初期红利,半数车企已经濒临悬崖峭壁旁侧,并不夸张。中国的汽车品牌太多了,多不一定强,一些弱势品牌的存在反而拉低了中国汽车和中国品牌的整体水平,未来的一段时间里,谢幕将成为车市的关键词。

造车也从来不是一个轻松活儿,中国市场的确很大,危机并存,甚至有时候危险远远大于机遇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哪怕是放大至全球市场来看,从经济到车市,中国市场依然拥有无限的可能和生机,但所有的前提必须是坚强地活着、必须要打破弯道超车式的幻想,踏踏实实做产品、耐耐心心做品牌,发自内心敬畏市场、尊重消费者。

从不会同情和偏袒谁,这个时代如此;成王败寇,这个时代亦如此。未来,骗子也好,玩票也罢,车市的南郭先生将在愈加成熟的中国汽车市场环境中,举步维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